操纵孩子,是为了塑造另一个自己

发布时间:2019-05-04   来源:心理学知识    
字号:

最容易建立起操纵关系的,就是父母和孩子,这种操纵模式,几乎存在于所有家庭中。

 

孩子和父母间的亲缘关系,决定了性格上的趋同性,也决定了一种家庭式教育的长期存在。从襁褓婴儿走向社会的过程,在一个人生命历程中最有意义。在父母的影响和干预下,孩子终究会长大,他终究会具备自身的个人人格。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孩子会将他人看成一种独立的存在,并学习如何与他人发展双方之间的关系。在孩子与他人发展成对等的相互共鸣的人际关系的同时,他们与父母之间的关系,也会转变成为一种相互独立的关系。也就是说,即使孩子是在父母的要求和意愿下成长的,但他们终究是不同的个体。

操纵孩子,是为了塑造另一个自己

可是很多父母没有参悟这一变化的真实涵义,他们可能被孩子孩提时的幼嫩和懵懂所蒙蔽。在他们看来,所谓的控制,不一定是个贬义词,因为你也再不好找到一个词来阐明他们这种行为的真正意图。如果一位母亲约束一个刚刚学步的孩子,不让他跑到大街上去,我们不能管她叫过度地控制孩子的人,而是说她谨慎。她这是被孩子需要保护和引导所驱使,对孩子进行切合实际的控制。

 

一般来说,人格会随着角色的转变而发生变化,一旦成为父母,强迫人格的特征就会瞬间显现出来,尽管在之前,他们并没有这方面的倾向。许多父母会将自己的愿望投射到孩子身上去,让孩子代替自己实现没有达成的理想。这样一来,孩子在他们看来就只是他们的“自体客体”,就跟他们所饲养的宠物没有什么两样——“你是我的孩子,你不需要拥有自己的思想和喜好,你只能按照我说的来做!”如果家长总是硬性地介入孩子的性格成长,以自我为中心,对孩子实行纠错矫偏,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孩子摆脱了某种性格和生存上的危险态势,但也是其逆反心理和压抑感的主要来源。可以这样说,他们培养出来的,不过是一副变形的躯体和一颗扭曲的心灵。

 

凯蒂25岁了,她最近非常苦恼,因为大学毕业后没找到称心的工作,这让她和父母之间产生了巨大的矛盾。他的父亲还是希望凯蒂能继续学画,在这方面,他可以为她提供一切帮助。而凯蒂却很想去学习投资和管理,想做一名金融分析师。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她找了个当老师的男朋友,而父母却逼着她嫁给一名企业家。

 

“为什么你们总是这样呢?好像我做什么都是错。我不当画家和爸爸有什么关系?我同谁结婚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什么时候能放开我呢?我已经是个大人了呀!为什么每当我自己作出决定的时候,你那副样子就好像是我大逆不道似的?”凯蒂终于忍不住,向父母连发炮弹,她积压在胸口的苦楚,需要找到一个释放的理由和时机。

 

“亲爱的女儿,你知道当你想挣脱我的时候,我是多么痛苦吗?我在你身上倾注了我的全部,我真担心你会犯可怕的错误。我是过来人,我已经走过了大半的人生,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的决定呢?你对我的违逆,令我多么痛苦啊!我宁愿死,也不愿意感到自己是个失败的父亲。”凯蒂的父亲老泪纵横,道出了对女儿的失望。凯蒂的母亲则喃喃自语:“这都是为了你好!”

 

凯蒂的父母一方面想操纵凯蒂,让她按照他们既定的思路去生活,这个生活可能是她的父亲在年轻时的梦想——做一名画家。另一方面,他们又担心他们会被凯蒂那已经开始独立的人格和思想抛弃,这让他们有莫名的惶恐,甚至让他们开始变本加厉地对凯蒂实施模式化管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也在暗示凯蒂:“你根本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你还需要我们的陪伴和扶持。”

 

这类现象在当今社会并不乏实例,过度控制子女的父母在很大程度上把自己同一种家长的角色绑在一起,因此孩子独立后他们便觉得自己被出卖和遗弃了。而这种操纵所具有阴险性的一点就是他们对孩子的统治是以“情感绑架”的形式出现的。像“这是为了你好”、“我这样做是为你”、“只是因为我太爱你”,这一类的话其实都出于一种用意:“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如果你违背了我的意愿,那你就真是个令人失望的孩子!”

 

事业和婚姻成了当下父母和成年孩子间最容易产生矛盾的两大焦点问题。有些父母是在刻意规划孩子的事业线,有些父母则会对孩子的婚姻关系采取责备、挖苦和预言其失败的方式进行攻击,这些策略制造的动乱破坏了子女的婚姻关系。

 

而对于还未成年的孩子来说,他们的思想和人格也不是完全没有独立性的,但家长往往很“擅长”将这种独立性抹杀掉,让孩子听从自己的意愿。

 

生活中,我们常常听到家长对孩子说:“快回家吧,要不妈妈生气了!”“你再不好好吃饭,奶奶生气了!”等等。大人们似乎认为,只要让孩子意识到家长生气了就会乖乖地听话。事实上,家长总是对孩子说“我生气了”,就是企图在用自己的情绪操控孩子,很容易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有心理研究显示,这种教育方式会让他形成消极的负面人格,产生自卑、内向、忧郁的心理,而且害怕与人相处,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扭曲的人格。

 

同时,父母在社会环境下的压力很容易转嫁到孩子身上,“为了以后不那么累,那么苦,你们现在就要开始奋斗!”——钢琴、书法、跳舞、表演……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父母自己的意愿上的。

 

英国著名的唯美主义作家奥斯卡·王尔德,5岁之前都是被母亲当成女孩来培养的。母亲在生下大儿子,也就是王尔德的哥哥后,特别想要再生一个女儿,为此,她早早地为还未降生的第二个孩子准备好了衣物——全是女孩穿的。然而,王尔德的出生完全打乱了母亲的计划。按理说,这个时候,正常的母亲会扔掉之前准备好的衣服,接受刚出生的孩子是男孩的事实。哪知,她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既然生的不是女孩,那么不如干脆把他当女孩培养吧!

 

在这种性别颠倒的教育之下,长大之后的王尔德,出现了极其明显的同性恋趋向。

 

不仅如此,王尔德的理想也被母亲进行了操控,那就是长大以后一定要出名。王尔德的母亲在年轻的时候有过非常美好的梦想,并且坚信自己会成为一个不平凡的女人。可惜的是,她最终没有达成目标。这样一来,她就将自己绚丽的梦想留给了自己的后代,并将自己的种种想法植入了王尔德的心理——王尔德从小的口头禅就是:“我以后要出名。”

 

如果不能一鸣惊人,那么生命就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在这样的人生理念下,王尔德开始变得十分疯狂,他想尽一切方法进行创作,终于成为了人们狂热追捧的作家。不过,这些似乎还不够。为了满足母亲对盛名的渴望,他继续进行颠覆性的创作——他甚至写出了令人震惊的低俗、恶劣的作品。随着创作动机的扭曲,他的生活也陷入一团乱麻。后来,他甚至违反了当时英国的法律,被判入狱。

 

操纵的另一个表现形式,就是权威式的教育。这种教育方式是公开的,可以让你感受到的、赤裸裸的。“照我的话去做,否则我再不理你了。”“照我的话去做,不然我就再也不给你钱了。”“如果你违背我的意愿,你就是不孝子。”

 

军人家庭出身的戴维和莫西是哥俩,他们的父亲从小就按照军事化管理的方式来规定他们的日常生活:按时作息,睡前报告,床被的叠置,洗漱用品的摆放……事无巨细。莫西是弟弟,他很有艺术天赋,性情温和,可他的爸爸却对他的文艺气质感到担心,认为这是柔弱、“伪娘”式的性格体现,这就让父亲更加注重培养莫西的男子汉气概。寒冬里,凌晨5点就让莫西去跑早操,一个月下来,莫西的手被冻得裂开了口子,流着眼泪问父亲,能不能歇一阵子,可父亲说:“你简直不像个男子汉。”

 

整个寒假,15岁的莫西感受到毫无乐趣,父亲施加的压力让他如履薄冰,这让他绞尽脑汁。终于有一天跑早操时,他强迫自己脱光上衣,在寒风中裸奔,他这样坚持了近一个小时,最后瘫软在操场上。

 

莫西后来被确诊为慢性肺炎,他的自虐和强迫行为,让父亲放弃了对他的一切改造计划。莫西表现出的这种极端行为,就是为了转变自己一直以来的逆来顺受的态度,从而到得到报复的快感,他身体的病痛却成了治愈他心理折磨的一剂良药。

 

优越的物质条件和巨大的权力,通常会让人逐渐拥有强迫人格——他们对外界的掌控欲是平常人的许多倍。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商贾阔佬、社会名人、官家大户,这些家庭的孩子往往会变得要么放纵自我,要么过度约束自我。父母光辉的形象让孩子笼罩在他们的期许和诉求中,而那种黑暗的操纵像悬崖一样深不见底。酗酒、醉驾、吸毒、堕落、无秩序、无道德、无价值,叛逆抗拒的人格没有让他们去实现操纵者的另一个自我,而是让他们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的作者尹建莉曾说:“被操纵的孩子不由自主地把心思用于反操纵上,他会渐渐变得毫不在乎大人的话,堕落,并且丧失理性和自爱之心。”稳定的家庭关系并非建立在相互操纵之上,而是在于,家庭成员在情感纽带的联系下,互相保持个体的独立性。

文章分享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